今天是:   設為首頁     加入收藏
首    頁|領導講話|熱點資訊|人物風采|名村巡禮|涉農企業|致富參謀|文化生活|民俗傳說|鄉村風物|影像村志
新聞類別
    熱點資訊     
    民俗傳說     
    鄉村藝術     
    鄉村風物     
    影像村志     
    文化生活     
    領導講話     
    名優特產     
    名村巡禮     
    人物風采     
    致富參謀     
    涉農企業     
  信息類別
藝術與鄉村
來源: 發布時間:2017-2-13 14:31:14 閱讀:856

   藝術介入鄉村,這是最近幾年中國藝術界出現的一個新現象。詳加追究,這一善意的目的同樣是出于一種反對——即對國家力量主導鄉村統一改造模式的不信任。在藝術家看來有一種更好的方式來改變鄉村面貌,而國家行政力量總是為了效率和政績而不顧其他。所以,在中國藝術介入鄉村,藝術行為總是和國家意識結合在一起形成一種更為復雜的局面。因此,分析藝術介入鄉村就不能單單是藝術內部的事情,還要看我們所介入的這個社會形勢;并且也不能將眼光局限在當下幾個介入鄉村的藝術行為,而必須歷史的去看,必須將眼光放在鄉村在整個20 世紀中國社會的大變革中去看。因為,在三千年的中國歷史中,鄉村只有到了20 世紀才成為社會關注的問題,進而變成政治問題,最后成為國家問題。

 

   據說,針對藝術家歐寧在安徽的“碧山計劃”,當地農民首先詢問的并非這一藝術運動理念的成敗,而是“為什么來了那么多城里人,我們卻一個錢也沒賺到?”  歐寧的目標“重建鄉村公共生活”看來尚無法得到鄉村的實際生活主體——普羅農民大眾——的理解。這也導致藝術家一度陷入迷惘與反思當中。
    一度,農村出身的歐寧將自己計劃的出發點闡述為“鄉愁”。他的偶像是克魯泡特金和晏陽初。這將他的鄉村藝術活動的法統上溯到了民國的“鄉村改造運動”,而“鄉村改造運動”則是整個中國近現代“啟蒙”與“傳統”斗爭史的一個較為尷尬的樂章。如同二三十年代鄉村改造運動實質上的無聲收場一樣,城市藝術家在鄉村的諸多藝術實踐一度變得失望、郁悶、黯然無光,其原因或許可以歸結為三點:狂熱的啟蒙心態,天真的桃源情結和粗糙的制作技藝。這三點的共同之處在于,“鄉村”都被城市藝術制作者給“對象化”、“符號化”了。強烈的改造心態和不當的鄉土迷戀,歸根結底,都源于我們對“鄉村”真實生存狀態的知識匱乏。
    霍克海默和阿多諾認為,“啟蒙”的目標是讓人類擺脫對蠻荒自然與神靈鬼怪的恐懼,為了實現這一目標,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“理性”:“對啟蒙運動而言,任何不符合算計與實用規則的東西都是值得懷疑的。” “神話”就此遭到貶抑,成為了啟蒙者自我凸顯的背景,就像十七、八世紀荷蘭風景畫中的“鄉村”成為城市居民家中的布景一樣。城市藝術體系就在“啟蒙”觀念影響下,將“鄉村”對象化。“鄉村”的“自然美”與“精神凈土”特征,實則成了城市人桃源情結的愛欲投射。“鄉村”之于城市,是一個被隔絕、被遺棄、被刻意美化或丑化的“歷史事件”。鄉村是“傳統”、“過去”、“記憶”和“穩固”的集合,也是“落后”、“荒誕”、“原始”、“野蠻”的集合,這兩種過度夸張、扭曲的認識至今仍在主宰城市的知識文化生產。在城市中,“鄉村”或者“農村”不是藝術家的此在生存隨之發生歷史性展開的場域,而只是一種失去了真實內容的概念、符號或者語詞用法。趙本山、范偉的表演是“鄉村愛情故事”,鳳凰傳奇、阿寶的歌是“農業金屬”,但我們都知道,他們其實是城市生產出來的粗糙的、符號化的“產品”,可供任何人消費。這種與機械化大生產配套呈現的絕對平等的市場邏輯,只會推導出低劣、輕率、缺少質感的符號制作,不可能符合真實鄉村的藝術秩序。城市的邏輯是“生產”,產品的使用價值構成了生產行動的全部意義。

  日照新農村建設網 版權所有  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術支持:日照黃頁傳媒有限公司
電話:0633-8922114 手機:13863387797  QQ:1623195395   Email: [email protected]   地址:日照市艷陽路安泰星河港灣商務樓C座412
魯ICP備10016871號
qq游戏长春麻将下载 赛车pk10冠亚攻略 快乐12app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彩票 陕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手机 7星彩app 陕西快乐十分彩票网 赛车改单技术包赢 五分彩开奖结果不一样 甘肃快三历史开奖号码走势图